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生产日期:2015年4月20日
保质期:44个月

【丹邕】小朋友

PD背景 ooc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其实不过万分之一」

不轻易揣测他们的真实感情,只是写加工过的我的理解

BGM 小朋友




他是一个小朋友


你的名字他记得最熟


他喜欢追着风对你笑


也答应和你一起变老


他吸引你的地方


是他的微笑里泛着阳光




0




邕圣祐一人来参加节目,想的是限定组合解散后能一人无牵无挂、带着一身荣光,回到原公司。




至于姜丹尼尔,没有想到过。




1




第一次见面很隆重,毕竟一百多人在场。邕圣祐坐在高高的位子上,一眼就看到一抹亮粉色,他迎面上台阶走到座位时邕圣祐没有抬头,再抬头只注意到他宽阔的背影。

穿一件只有一边袖子的外套,一会挠挠胳膊,一会转转头,侧过脸的时候感受到邕圣祐打量的眼神,半个身子都扭过去,眼睛笑成一条缝,动静挺大,却还偷偷小幅度地朝他挥挥手。

邕圣祐视力不太好,经常眯着眼找自己乱丢又突然需要的东西,可姜丹尼尔那个傻乎乎的笑啊,却看的分明。




分级后训练的日子又短又长。

舞蹈动作没来得及多做几遍,没唱好的部分没能再唱几次,时间过得太快。瘫在地板上喘气的时候,汗水打湿练习服,洇出一片一片深色的时候,时间又太慢。




出道遥遥无期,但又有多长,最长也不过几个月。




听到编导喊了自己的名字,邕圣祐收回自己不知飘到哪的思绪,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回头看了看A班的朋友,录像过的,还没录的,握着拳,做着“加油”的口型。邕圣祐深呼一口气,摁开了摄像机,站回背景白白板前。

他肯定能出道。周围的练习生像是比邕圣祐本人更清楚。

可邕圣祐自己却在等级再评价时,紧张了全过程,坐在门口的位子,不可能错过每一次开门,不免去想要是自己到时候也去拉开这扇玻璃门门会怎么样,是降级,还是公布等级结束,所有A班成员庆祝过后吵吵嚷嚷走出这间房间。

后来那个粉毛的大个子弯着腰探了个头进来,又和邕圣祐的视线相接,食指拇指夹着信封还不忘鼓鼓掌。

之后聊到这个,邕圣祐忍不住问姜丹尼尔为什么要鼓掌,姜丹尼尔回答的理所当然:是提前一点庆祝和你一起待在A班啊,你又不可能降级。




可在这时邕圣祐只能把头埋得更低,结果发表前紧张地快把手都抠破。

所幸慢慢打开的信封出现的是A,邕圣祐吐出一口气,心头的石块平平稳稳落到地上。

没多久拍摄就结束了,A班成员鞠躬送走了代表,总算松了口气,那个粉头发——邕圣祐在习惯他拗口的名字前暗地里还是喜欢这样称呼——好像特别自来熟,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我和你天下第一好”的样子,在所有人挤着出门的时候拉住了队伍最后的邕圣祐。

“邕圣祐…哥?应该是哥吧,以后一起加油吧。”

姜丹尼尔说的认真,可邕圣祐不知为什么想起了热血动漫,感觉下一秒他就要说出“一起争霸世界”这样中二的话,笑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憋了回去,邕圣祐咳了一声,终于笑出声。




“嗯,一定,一起加油。”




2




这个粉毛,看着有点傻,从这生存游戏一开始就这样,总是笑得见牙不见眼,也不知道这苦兮兮的日子有什么可乐的。

但和他一组以后,邕圣祐觉得他的存在很必要。

像是队里的活力素,维他命。明明节目刚开始,谁还不了解谁,但这发色张扬的粉毛,在分组后的一天里就和所有组员关系要好的很。邕圣祐没有什么自恋的倾向,不过他觉得这个姜丹尼尔,格外黏自己。

姜丹尼尔吃饭的时候总拉着邕圣祐,有时候还带着小宇真,真像饭拍底下评论的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小儿子,这么说着好像有点奇怪,哪里奇怪,邕圣祐晃晃头,没继续想下去。

以前还没被这么黏过,不过感觉还不错,邕圣祐自己都没注意到,对姜丹尼尔的信任值正在以一种可观的速度飞快增长,不过周围的人都看出来了,毕竟这明晃晃的。




所以当结束全部舞台公布排名之后拥挤人群中找不到邕圣祐时,黄旼泫的第一反应是去找隔了好几组的姜丹尼尔。

“不见了?怎么可能啊。”姜丹尼尔微微踮脚,没有看到熟悉的浅驼色条纹衬衫。

“我去找找,你们先回宿舍吧。”然后拨开人群,笑着回应一两句祝贺和加油,又急匆匆地走了。

可能是最近一个多月的接触,两个人都快有心灵感应了,在开到第三个黑漆漆的练习室的时候,姜丹尼尔一侧头就看见缩在角落的邕圣祐。




“哥。”

“圣祐哥。”

“邕圣祐。”




那人终于愿意抬起眼朝自己看一眼。不算大的空间里没有开灯,他抱着膝盖,眼睛是湿润的,刚哭过,泪痕还在。




姜丹尼尔把门缝稍微拉大一点,一个侧身挤了进去,又从里面锁上门。




“怎么就叫名字了?我可是你哥。”邕圣祐看清来人没有在意自己哭被发现,揩揩眼角揉揉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开口。

或许也是知道,没有别人能在这个走廊尽头的房间找到他,所以邕圣祐见到推开门的姜丹尼尔时没有多意外。

姜丹尼尔也知道,邕圣祐这么说不过是在岔开话题,在门口的时候没有摁开灯的开关,摸着黑直直走向缩在角落的人,在前面半步的距离停住又蹲下。

“圣祐…”在那人并不具有威胁的眼神警告下继续说,“…哥。”

“怎么?”

“和我说说吧,我会保守秘密。”姜丹尼尔一脸诚挚,就差朝天举起三根手指。

邕圣祐眨了下眼,把又要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装不懂装得很熟练,“说什么呀。嗯…最近训练得有点累,不过金在奂还是好搞笑,你不知道——”

“哥,”姜丹尼尔打断邕圣祐的话,把住他的肩,“告诉我你的压力很大,告诉我你害怕,都行,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

公布排名的时候镜头给了特写,邕圣祐紧张地时不时伸出舌尖舔一下嘴唇,最后排名公布以后只一秒的失落后就低下头,眼睛被头发的阴影遮住,看不分明。情绪如果不能藏起来,就把自己藏起来。不过姜丹尼尔没有错过那一秒。




空气沉寂片刻,短短的时间里姜丹尼尔脑子里闪过很多。




第一次拉着行李箱站在这生存游戏的入口通道。

半边袖子的浅蓝色牛仔外套。

橙色的练习服,然后是粉色的。

一开始的粉色头发,后来褪成浅金,又拉着谁抽空去补染了个什么棕,现在看着也有点腻了,准备什么时候再去挑战一个新发色。




还有邕圣祐,




圣祐哥,




圣祐。




他的圣祐一开口就哽咽,带着哭腔,眼泪愣是没有流下来,眼睛红的和在舞台上一样,“…丹尼尔。”

姜丹尼尔终于可以把人拉近了抱上去“嗯。”

一个拥抱成了最后一根稻草,成了无坚不摧的阿琉克斯唯一脆弱的脚踝。

“怎么办…”邕圣祐下巴搁在姜丹尼尔的肩上,不知道哭了没,声音颤抖得不行,“我不能出道该怎么办…”

“不会的,哥,你能出道的,要一起出道的。”这时候嘴笨的大男孩在心里过了很多字,但说出口的词汇却贫乏。

笨拙的安慰有时就是比一套一套的大道理更快奏效,用不着讲道理,给个肯定的回答就行。






3




半小时后邕圣祐被姜丹尼尔拉进洗手间飞快洗了个脸,手上的水珠还没甩干又被推进宿舍。

听金在奂嘲笑他眼睛都肿得和什么似的,赖冠霖用顺畅不少的韩语问还是听不懂的词,李大辉嘴上说着不愿意却还是陪着麦粒肿的朴佑镇去了医院,金钟炫拍着邕圣祐的肩,没有说话,也不用说话。




邕圣祐看着还是最开始的那样,但又好像不太一样了,红色玫瑰被摘除了刺,收敛了些许香气,却还是那样骄傲又自信。好像他在那个黑暗无人的练习室中被抱着安慰只是姜丹尼尔的一个真实的梦,没有人再提起。那晚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拍在背上的温暖的手,都被严严实实地压在心底那不能够轻易翻动的角落,是用精美盒子偷偷装起的漂亮糖果,是独属于两个人的小秘密。




公布总排名之前节目给放了几天假,姜丹尼尔收拾了点东西就跑去邕圣祐宿舍等人,邕圣祐看起来没准备回去,挎了个包就和门口的人说句走吧。

姜丹尼尔在拿到手机以后一打开推特就看见自己的地铁站应援,当场发给了邕圣祐看,带着点惊喜,夹杂一丝小得意。邕圣祐消息回的很快,问了句“要我陪你去?”

既然这么问了那当然要了,时间很快敲定,选了五月的最后一天。




2017年5月31日,周三,天气晴,万事皆宜。




工作日的地铁站没什么人,刚开始兜兜转转的时候顺利到姜丹尼尔怀疑自己的人气,邕圣祐听到之后笑得差点洒了手里的咖啡。“我们God丹尼尔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像是为了印证邕圣祐的话,先是两个女生看到他们之后小声惊呼,好像连锁反应一样,三三两两周围人群开始扩大。两人对视了一眼,开始跑。

微凉的夏风扑进地铁站,吹过发梢衣角,吹散节目时的喜怒哀乐,吹开了乱七八糟的思绪。迎着风全力狂奔,再看一眼对方,虽然口罩挡住了半张脸,但眼睛都笑得弯弯。

终于在偌大的地铁站找到了目标的应援牌,趁着人群还没有赶上,姜丹尼尔赶紧站过去,来不及想什么特别的姿势来给这个特别的日子,就比了个剪刀手。邕圣祐还在慌慌张张地找角度,姜丹尼尔就做起了小跑的动作,匆匆忙忙拍了一张,没来得及看效果,就跟着姜丹尼尔向人群鞠躬谢幕,奔向自由。




后来摆脱人群躲进空荡荡的地铁车厢后两人撑着膝盖喘气,拉着把手无声地笑得猖狂,姜丹尼尔笑倒在座椅上,邕圣祐坐在他对面看着他笑。

“今天怎么样?”

“太刺激了——”姜丹尼尔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很久没有这么跑过了。”




4




射手座,乐观又自由,热情且浪漫。邕圣祐不能完全认同,前三点还看得出,不过这个节目么,实在浪漫不起来。




“哥,我自己写了首歌,你听听看?”姜丹尼尔找到在走廊尽头窗口的邕圣祐,拽了拽哥哥的衣袖,摸进过于宽大的袖口,拉住手腕。

“舞台的一部分吗?”在晋级、淘汰、舞台的环境下邕圣祐没产生任何浪漫的想法。

姜丹尼尔摇了摇头,说句你听着就好了。旋律意外的温柔,吐字不那么清楚,却又缱绻,显而易见的一首情歌。没有经过修音,姜丹尼尔微微低沉的声音像今晚半遮半掩的月光一样,从云层缝隙缓缓流出。




「没有说话,但他们精神融洽,是那么协和,天生一对。」




这首歌一直待在姜丹尼尔的MP3里,后来出道以后存进手机,又换了手机,拷进电脑,锁在加密的文件夹,伪装在一堆游戏软件里,取名为绝地求生。绝地是这里,生是邕圣祐。没删掉,也没给别人听过。




一个有仪式感的人。姜丹尼尔这么自认为。

这首歌意义不一样,不是可以给别人听的。

嗯,姜丹尼尔在心里点头,圣祐哥不是别人。




射手座,乐观又自由,热情且浪漫。邕圣祐完全认同。




5




事事都要有个plan B,能够在A被命运击毙的时候瞬间顶上空位,但邕圣祐一直没有想好给自己留退路的那个plan B该怎么填写。

这首歌过后邕圣祐好好地在本子上记下,A是自己好好出道,B是和丹尼尔一起出道,后来想了想,把A划掉,B改成A,加个五角星重点标记。

两人中间隔着的一层薄纱渐渐透明,不起任何遮挡作用,那些小心思昭然若揭,可还没有人去伸手捅破。




再等等,再等等,等雨后初霁,等万物一新,等结束这一切,等一切重新开始。




6


他选的路真的很长


这么久了依然望不到前方


可他一直都在路上


不惧风霜,不怕流浪


从此他们有了信仰


有了同一个努力的方向。



评论(21)
热度(190)
  1. 这是一个只为丹邕的号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转载了此文字

© 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