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生产日期:2015年4月20日
保质期:44个月

【丹邕】处处吻

pd背景
题目内容没什么关系(这首歌挺好听的!

来自水果太太那张图

不知道在写什么 就发挥了一下脑洞
oocoocooc

“姜丹尼尔!”邕圣祐一打开门就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想也没想,就喊了声室友的名字。

细碎的响声就停了,只听到拍开灯的“啪”的一声。姜丹尼尔一只手按在开关上,另一只还拎着一袋拆了一半的软糖。

“医生不是说让你少吃点糖吗,你怎么又吃了?”

姜丹尼尔委屈巴巴:我都已经吃的很少了。说着还揉了揉鼻子。

邕圣祐稍稍踮脚看看床上一堆包装袋,又看着理不直气也壮的姜丹尼尔。这个一米八的大男孩终于自认理亏,把糖扔回到床上,啃起了手指甲,本来修长白嫩的手指被咬得毛糙起一点点死皮,指甲尖泛着红。

这不是个好习惯,可是姜丹尼尔在没有糖吃的情况下一直这样,邕圣祐甚至像教训孩子的妈妈一样拍掉过他不自觉放到牙缝中的手,可是效果也几乎没有。他总是躲着摄像头偷偷咬,邕圣祐本来也没有发现,直到后来牵了他的手才注意到。

“哥…”姜丹尼尔的声音含含糊糊的传来,他低垂着头,“不嚼糖,很难受啊。”

邕圣祐也不是个狠心的人,但和姜丹尼尔相处的一个多月中,对这个弟弟的事情总是很认真,认真到严格。

可还是心疼,邕圣祐张开手臂向前走了两步抱住可怜兮兮的弟弟,拍了拍他越来越薄的背,头搁在他肩膀上,突出的肩胛骨硌得邕圣祐下巴疼。邕圣祐转了下头,总算是找到个还算舒服的姿势。“就少吃一点点,一点点。”

姜丹尼尔伸手搂紧了他,他的身上很香。

沐浴露是整个宿舍一起用的,可在这个哥哥身上却很特别,不知道是不是刚吃完一袋子软糖,总觉得他身上有种甜甜的软糖香味。

一下子没有忍住,姜丹尼尔牙齿碰到了邕圣祐光裸的脖颈才回过神,可是这哥哥只是又轻又软地“诶”了一声,再加一句没有任何用的“你干嘛呀”。

邕圣祐看着很瘦,但身上还有薄薄的一层软肉,不影响他看着瘦削,也不影响手感,姜丹尼尔今天发现了,牙印留在上面还挺好看。

“圣祐哥,”姜丹尼尔的手轻轻扯着衣服下摆——邕圣祐的——“可以继续吧?我就咬一下。”看似在询问,可是手都快要摸上他腰间的肌肤。

总不能拒绝。邕圣祐点点头,放任姜丹尼尔做着作为年下者的越线的行为。

说是咬一下,可是姜丹尼尔从颈部一路向下啃咬到腰腹,伴着啧啧水声,动作的含义越来越色/情,邕圣祐腿都发软,被姜丹尼尔提着胯靠在墙上,眼里水汽蒙蒙,口中却说不出制止的话,只能张口喘着气。


那次以后姜丹尼尔也就放肆了许多。但比赛到后期气温也不可控地升高,对舞台服没什么影响,毕竟冬天单穿一件衬衫也不是没有过,夏天多穿几件也不会奇怪。

可是在宿舍里就不行了。最终舞台前的合宿期间天热的出奇,恨不得都在宿舍里光着走,可姜丹尼尔仍是借着“会很难受”的由头,把邕圣祐拽进洗手间,一待就是个把小时。一直等到金在奂锤门,才说着马上,在几十分钟后走出。

有脑子的都能知道两个人在做什么苟且之事,但有脑子的人这都知道,这个事情,现在不能说,以后也不一定能。金在奂只能有意无意对着邕圣祐瞟一眼他领口或袖口没能遮住的红印子,语重心长的一句:“可注意点啊——”虽然结果经常是被恼羞成怒的邕圣祐打一顿。

不知多久以后再在节目里聊起这个话题,邕圣祐听姜丹尼尔回答主持人的问题时心里紧张了全程,好在姜丹尼尔业务能力很强。

“断食软糖以后会有严重的咬指甲的现象……”不过后来就没有啦…

“现在治疗结束后又重新开始吃了。”可那段时间养成的习惯却没有再戒掉。


节目结束后金在奂贱兮兮地凑到姜丹尼尔边上:“好吃吗?”

“什么好吃吗?”姜丹尼尔表情真挚,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诶噫,”金在奂清了清嗓子,模仿他的语气“Ong jelly~”



————————

我真的没想到这个一千字的深夜速打能有这么多人点心心 感谢。

评论(17)
热度(329)
  1. hskdbjdkwvjx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转载了此文字

© 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