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生产日期:2015年4月20日
保质期:44个月

睡前故事(2/7)

竹马竹马
稳重丹尼×脱线松雾
性格ooc(是发现他们性格的另一面!
@丹阿屁 点的弱智梗

0

在没有你之前
海不过是堆砌的水渍
风不过是摇摆的迟疑
这人间的无聊
并不能被山红和草绿抵消

1

天灰蒙蒙,远远的一条地平线上漂着淡淡的蓝,云也淡淡的。这是北城六点的天空,空气里浮着早餐的香,凌晨三四点的夜宵刚刚结束,马路上换了一批更年轻的生命体。

姜丹尼尔放下自行车的脚撑,靠在楼梯口门洞的墙上,手上的书时不时翻一页,腕间挂着的塑料袋里还冒着热气,在微凉的风里飘散。

向上拽了一下口罩,吸了吸鼻子。姜丹尼尔戴口罩倒不是为了耍帅,是最近北城空气太差,之前不戴口罩潇洒走在风中才是耍帅,后来呼吸道感染又加上季节性鼻炎,离不开口罩以后多次被夸奖戴着口罩更帅。

走过的人越来越多,姜丹尼尔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六点二十。

骑车十分钟到学校,邕圣祐没带校卡会被罚站五分钟,六点四十到班级,时间卡的刚刚好。只要邕圣祐这个时候能下楼。

可楼道里的声控灯还没有亮起来的迹象,又一会儿,姜丹尼尔的一条消息刚发出去,就听到高处的一声响,亮到了一楼的灯。

邕圣祐啪嗒啪嗒飞奔下了楼,一转头就看见等了好久的姜丹尼尔,没心没肺地一笑,说了声早。姜丹尼尔像是早就习惯了,回了一句“你太慢了吧,以后晚上早点睡。”,捋下他头上翘起来的一撮头发。

头发都没梳整齐的人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脑子迷糊着被姜丹尼尔拉上自行车后座,乖乖坐好等着前面的人蹬车,等了半天没有感受到风拍在脸上,不情不愿地伸手拉上姜丹尼尔书包带子,拉长声音。

“可以走啦——”

2

校门口保安大爷已经认识邕圣祐这个不戴校卡的惯犯了,刚准备迈出一步拦住他说教一番,也算是过过教育尖子班同学的嘴瘾。可邕圣祐挎下自行车的时候手里正甩着校卡带子,和姜丹尼尔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看起来精神气很不错。门卫大爷少了一件乐趣事,收回刚落地的脚,不乐地站回保安室门口。

邕圣祐拿了盒牛奶吸着,和姜丹尼尔一起到车库停自行车。时间是六点三十四,对高一高二来说还太早,对高三来说已经有点迟,看了一下这里地理位置良好,放下牛奶盒,偷偷凑过去在姜丹尼尔脸颊亲了一下。

带着牛奶气息。姜丹尼尔对他这种小动作也算是习惯了,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看他张个嘴都能猜到要说什么话,嘴角一拉就猜得到要哭多久。

“还要亲吗?”点了点嘴角。

邕圣祐没说话,这个时候倒害羞了。

“那就快点去上课了。”

到教室的时候四十过三分,刻板的老头背着手在教室前打转,听到开门声严厉的眼神飞过去,越过开门的姜丹尼尔,偏偏不遵循枪打出头鸟的规律,揪着邕圣祐开始骂。

姜丹尼尔接收到邕圣祐暗戳戳投来的求救的眼神,没有办法假装视而不见,叹了口气,掏了本作业上去打断老师的训话。

老师们都喜欢姜丹尼尔,人长的又高又帅,还爱学习,每次提的问题都很有水平。已经半秃的物理老师和姜丹尼尔讨论得热火朝天,头顶稀落的几根毛都有脱落的趋势,瞥了一眼还杵在讲台边的邕圣祐,大发慈悲把人赶回座位。

走下讲台的时候已经第一节课上课了,姜丹尼尔看邕圣祐趴在桌子上,翘起的头发丝都透露着不开心,揉了两把,把头发揉着更乱再轻轻抚整齐。

“别气了,放学请你吃东西?”

“没有生气。”邕圣祐声音闷闷的,“但吃东西,也可以。”

上课很无聊,英语老师念叨着各种语法读音,底下沉寂一片。邕圣祐苦中作乐,趁老师低头看书或者转过身写字的时候切了橡皮往前桌姜丹尼尔那里扔,看那认真学习的人没有反应,写了张小纸条扔过去。

“你的后脑勺看着好傻。”

没多久纸条被扔了回来,上面的字工工整整。

“幼不幼稚啊你”

邕圣祐轻轻切了一声,瘫在桌子上,拿着笔用尾部在姜丹尼尔校服上乱划,一会写个傻,一会写个姜义建。姜丹尼尔无动于衷,邕圣祐又写了个喜欢你。

前面的姜丹尼尔突然俯身在课桌里翻着什么,前面没人挡着,邕圣祐突然直起背。可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一震,悄悄点开,是姜丹尼尔发的消息。

“我更喜欢你。”

嘴边的笑藏不住,回了句“我全世界最喜欢你”,戳戳姜丹尼尔的背让他往后靠,轻轻耳语“幼不幼稚啊你。”

评论(12)
热度(142)
  1. 这是一个只为丹邕的号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转载了此文字

© 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