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生产日期:2015年4月20日
保质期:44个月

非法占有【1】

*或许是强强
*大概是骨科
*可能是中长
*肯定有车车

0
不能拥有你的话,那就恶意地占有你。

—拥有,领有、具有,得到或者保持着某种东西。
—占有人不知道自己是无权占有的,为善意占有;明知自己属于无权占有的,为恶意占有。

1

A市东港彻夜不眠。

离港口最近的也是最大的一家娱乐会所灯火通明,说好听点是娱乐会所,其实就是个经营着非法行当的巢穴罢了。有钱有势的人寻欢作乐,毒枭来交易,舞池里或许是没有清醒的人的。哪怕相貌平平的人,喝下的每一口酒,都价值不菲。

衣冠楚楚的人拿着酒杯穿梭在灯红酒绿间,长相风流,可戴着眼镜看起来却文质彬彬。一颗泪痣显得多情,狗狗眼却添了一分纯情。

走过时人群簇拥着上前,也不只是因为那是一个月到店里视察一次的姜老板。来了没几次的靓女媚眼如丝,虽然不知道其身份还是希望能和这样一号绅士公子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如果可以,长久发展下去也再好不过。

说是来看看工作情况,实际上姜丹尼尔也不过是从百忙之中抽一次身,放纵自己到歌舞酒肉之中。

姜丹尼尔随便找了一桌坐下,伸手推了推没有实际用处的金丝眼镜再搭在靠背上,吊儿郎当“玩的怎么样,最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坐对面的男人手上酒杯还没有放下就嚷嚷起来“姜老板这几天不仗义啊,怎么都看不到Ong啊!”

“就是啊!”旁边的人醉醺醺地附和“就算吃不到让我们看看也不可以啊?”

姜义建笑眯眯“最近Ong没来上班诶,等他来了,一定先来和你们喝。”倒了三分之一红酒,拢了拢西装外套站起来抿了一小口迈开步子,“你们随意玩,空房间多的是。”

“姜老板要去哪潇洒?”

姜丹尼尔微微转头,嘴角带着意义不明的笑,没有回答。

会所借助东港的地理位置承包了一座港口,零零散散几艘游艇远离着港岸。夜已经深了,可船上的气球蛋糕和红酒还不眠,灯光亮得看不见漆黑晴空中的星星。风平浪静,只有微风帮着波澜艰难地推动水面上的黑色怪物。

无边夜色中还藏了一艘,系艇索把整艘游艇扣在港口隐蔽处。船身摇摇晃晃,玻璃窗被港口黄色的灯光照亮。与会所的距离只有二十米,却和热闹毫不相干。

姜丹尼尔在港口围栏处撑着胳膊,看那孤零零的一艘起起伏伏,不靠近,也不离开。点了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个烟圈又吹散。端了两杯酒,喝完其中一杯,把杯子随意放在栏杆上大步走向游艇,叼着烟走得潇洒,也不管那可怜的玻璃杯后来成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一点猩红越靠越近,又在船舱门口停下,隔音效果很不错,听不见舱内的声音。也不知道里面的人是醒是睡,又或者是死是活。听人说里面关着的小可怜每天的饭都没有动过,姜丹尼尔只是皱了个眉,啧了一声。但还是来了。

掏出钥匙打开了反锁的门,迎面就是一股咸咸的潮气。

“邕圣祐。”

今晚月色很美,不用开灯接着月光也能看见正对着门一个人被反绑在那。没有人说话,只有呼吸声相隔着交缠。

“你这算是什么,监禁吗。”邕圣祐声音像是只困兽,嘶哑的挣扎着发出。

没有回答,只是走近那人,皮鞋嗒嗒得踩在木板上。只是几步路而已,姜丹尼尔走得像是世上最不羁,晃晃酒杯,里面的液体溢出几滴,砸在地上又马上被吸收,不见踪迹。

“关你这么久了也没听见说你吃了什么,我真是怕你死在这。”在邕圣祐面前站定,享受着他从下往上的眼神,歪歪嘴角,蹲下身与他平视,“喝酒吗”

“不用了,谢谢姜老板关心。”

姜丹尼尔却突然就把不快放在脸上“邕圣祐,你有什么资格向我提问又或者拒绝我?”掰着邕圣祐的下巴迫使人张了口,酒杯对着就灌了下去,也不管人多么奋力地想挣脱。

杯子里半透明的液体不留一滴,杯子却也没有逃过摔碎的命运,姜丹尼尔拽着邕圣祐的衣领让他靠近自己“你是作为我的下属?还是为我卖命的左膀右臂?亦或是…我的哥哥?”

—tbc—

dbq一老师 我等不到你了!

评论(11)
热度(169)

© 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