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生产日期:2015年4月20日
保质期:44个月

我好喜欢你

点梗
名字很弱智(挠)
「不会结尾」系列3
没什么想说的只有一句「我还是想开车」

0

“尼尔呀,尼尔,我…嗝,我好喜欢你呀”

1

学生会组织的聚会上,头脑尚且还算清醒的姜丹尼尔突然接受到一个醉醺醺的人的深情告白。不是别人,是同一所高中并且在自己大学刚入学不久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的学生会副会长,邕圣祐。

邕学长平时看起来很正经一个人,喝醉酒之后变得很缠人,逮着谁就抱住不松手。这次中招的是姜丹尼尔。

“你怎么不说话呀?嗯?”

邕圣祐这个时候看起来特别幼稚,搂着姜丹尼尔的腰晃来晃去。

姜丹尼尔拉开他的手“哥,你认得出我是谁吗?”

“当然啦,我最喜欢的尼尔”邕圣祐笑得傻傻的,但眼里却有两三分清澈,看不透他到底醉了没有,读不懂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

“尼尔呀,你喜欢我吗?”邕圣祐突然发问。姜丹尼尔突然掌握了话语权,不同的回答故事就会有不同的走向。

喜欢,但…

“哥啊,你喝醉了,去那边坐着吧,好不好?”没有正面回答邕圣祐的问题,姜丹尼尔只当他的话是喝醉后的胡言乱语,想扶着他把人带到不远的沙发上坐下。可邕圣祐这时候却像突然清醒了一样,说着不用了,然后歪歪斜斜地走到人群聚集的地方,端起酒杯笑着一起喝酒。

开场才不过半个多小时,怎么会至于喝醉呢。醉酒是假的,但说出的话没有一丝虚假,抛出的疑问带着十分的期待。没有得到回答,也就是最终的回答。

聚会到了尾声,大多数人都喝得烂醉,姜丹尼尔算是还清醒的一个。正准备带着邕圣祐一起回学校,就听见另一个不认识的人问邕圣祐要不要打电话让人来接。邕圣祐皱着眉头撅着嘴想了好一会才说“打给赖冠霖吧”

姜丹尼尔没有听说过赖冠霖这个名字,从来不知道邕圣祐的朋友里还有这号人物,没有计较心里泛出的一丝丝酸意,骗自己只是好奇,就在一边的沙发上假装醒酒实则暗暗等着那个赖冠霖的出现。

等人都散的差不多了,赖冠霖还没有出现,邕圣祐拒绝了别人让他再打一个电话的提议,一个人趴在吧台上不省人事,看起来可怜兮兮,姜丹尼尔强忍住想要抱住他的念头。

终于门打开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从寒冬走进这余温未散的房间,门一关,堵住了呼啸着的风。

他直直地走向邕圣祐,应该就是那个赖冠霖了。赖冠霖眉宇间都是不耐烦的神色,毕竟谁愿意大冬天凌晨出门,可是动作却很轻柔。轻轻地推了两下邕圣祐,看他没有抬头,只好叹了一口气搂着腰拉他起来,走的很慢生怕磕着自己怀里的那个迷迷糊糊的醉鬼。

直到邕圣祐在赖冠霖的帮助下起身姜丹尼尔才发现他的脸颊上有一抹红印。

姜丹尼尔终于知道刚刚在喝酒的时候人群里那个女孩子在害羞什么了。喜欢邕圣祐的人不少,甚至很多,能在他脸上亲一下可以算是中了头奖,更何况邕圣祐现在借着酒劲还乖乖的歪着头,女孩子的脸肉眼可见地变红。本来姜丹尼尔还还不知道亲了没的,不过现在看到这犯罪证明就很清楚了。

邕圣祐已经出去了,姜丹尼尔转头看出去只能看到远远的车尾灯。扑通扑通的心脏好像被扔进醋坛子里浸了一宿,慢慢发酵的醋意漫延飘散开来,总觉得走在路上呼出的白气都酸酸的。

2

接下来好多天姜丹尼尔都没有见到邕圣祐,之前就算点外卖都要一起点的人现在却一直声称自己很忙,没有空。

好像是真的很忙,平时应该在八卦中心的邕学长很久没有消息了。班上的女生都整天哀声叹气的,抱怨着自己多少天没有见到新鲜的邕圣祐了,还有人来找了姜丹尼尔问他邕学长在哪。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告诉你,知道也不会告诉你。所以只好说他在忙。

某天姜丹尼尔正在盯着让人头痛到炸裂的毛概理论思考更令人脑子痛的和邕圣祐之间关系的处理,金在奂突然神神秘秘的凑到边上。

“诶”

姜丹尼尔吓了一跳,手上厚厚的一本书差点砸到金在奂头上。“你干嘛啊,吓死我了。”

“你还吓死我了呢”金在奂拉开边上的凳子一屁股坐下。

“干嘛呀,没事干来唠嗑吗?”

“对对对我差点忘了来干嘛了”金在奂四下望了望,小小声说:“邕学长,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

“啊?”

“啊什么啊?你不知道吗?”金在奂拍了一下姜丹尼尔的头,并且做好了挨一巴掌的准备,意外的是姜丹尼尔这次没有动手。

姜丹尼尔的焦急恨不得写在脸上了“他没跟我说我哪知道啊!”

“哇邕学长竟然没有跟你说?那我竟然是前排吃瓜群众吗!”

没有等到姜丹尼尔的回答,金在奂转头只能看到一个散发着忧伤和醋味的面孔。父爱突然泛滥,伸出手拍了拍姜丹尼尔的脸“哎哟哟,真是个小可怜”

姜丹尼尔表情没有变“我现在就算心情再不好也可以给你来一记。”

金在奂笑了两声继续矜持地坐着,像想到了什么,又转过去“不对劲啊丹尼,很不对劲啊,你是不是跟邕学长吵架了?”

原来你才看出来啊“你怎么知道了”

“平时他不是基本天天和你呆一起的吗,人家学长那么忙,还一直和你吃饭,要不是你们都是男的我都要觉得他喜欢你了。说!你们到底怎么了!”

他可能就是喜欢我啊…

“我怎么知道啊金在奂你越来越八卦了。”

3

后来姜丹尼尔还是主动去联系邕圣祐了,得到了还有几天就忙完了之后请自己吃饭的回复,心也放下了一点,但没有错过挂电话时那头的温柔的女声,关切的一句“怎么了”。

邕圣祐说到做到,过了没几天就打来电话问姜丹尼尔什么时候有空,姜丹尼尔深思熟虑,“要不后天吧?”

那头邕圣祐犹犹豫豫“可后天是情人节啊,我们去不太好吧?”

“没有关系啦,还是说…你有约会?”

“…没有,那就后天吧,挂了。”

真的很有私心才选了情人节,甚至在出门前还把刘海全都梳起来,因为邕圣祐说这样会显得更帅气。

姜丹尼尔定的地点很小众,邕圣祐到了以后才发现是一座复式小别墅被店主改成了很有情调的餐馆。吊顶灯黄色的暖光透过窗户照在屋外小花园的铁艺栏杆上,门口的路灯也被店主换成了复古式的。邕圣祐不禁感叹姜丹尼尔的审美真的不错。

刚想发消息问问姜丹尼尔怎么还没来,就看见远远的有个人身形像极了姜丹尼尔,他背后的车打来一束远光灯,他的轮廓都不分明。

走近了看出来是姜丹尼尔本人了,嘴角带笑,眉眼含情。还没有说话就递给邕圣祐一支玫瑰,白色的细缎带工工整整系了和蝴蝶结,刺已经被择掉了。可是面对眼前这支花,邕圣祐不敢伸手去拿,挣扎了一番问出口“你这是干嘛啊?我们又不是情人”

“你先拿着嘛”

姜丹尼尔硬塞给了邕圣祐,这才心满意足“吃饭去吧”那玫瑰倒像是烫手山芋,拿在手里惴惴不安。

平时作为饭友结伴次数多了,喜好也都清楚,菜点的很快。姜丹尼尔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不说话,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你…不陪女朋友吗?”

一开口空气都要凝固,姜丹尼尔甚至想趁着两分钟没到赶紧撤回,可是这不是一线牵嗯网络世界。

“陪谁女朋友?”

“你没有女朋友吗??”

邕圣祐比姜丹尼尔还要惊讶,是自己喜欢他那个傻子看不出来吗?

“谁跟你说我有女朋友?”

“可是金在奂说你都和她”本来挺激动地说着,后来又莫名心虚“…约会了”

“那天你醉了吗?”邕圣祐突然另起一个话题。

“啊?那天啊,没怎么醉”

“跟你说话的时候,我也没有。你看出来了吧?”

“…嗯”

“那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当时胆子太小了”

“那我现在再问一次你怎么回答?”

“我会拒绝”

“…”

“因为这次我要先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

评论(7)
热度(135)

© 巧克力军训完更文 | Powered by LOFTER